■记者 闫纪杭/报道  赵禹/摄 

新华社北京3月2日电
题:中小学开学季:有无良方,治得了“校内减负校外补”的尴尬?

  本报讯
春节长假过后,记者走访长春市区的培训机构,随处可见行色匆匆的学生们。不少孩子把寒假戏称为自己的“第三学期”。昨日,市民徐先生参与本报“两会金点子”征集活动给本报来电说,时下学校虽然放假,却火了补习班,孩子们的课业负担还是没减轻,希望能找出彻底“减负”的良方,并通过多种方式提升孩子们的综合素养。

新华社记者 李双溪、沈洋、吴振东

  /网友称赞/

中小学陆续开学,各地纷纷采取切实减负措施下,学生回到学校开始新的生活。不过,学校减负腾出的宝贵时间也面临被一些辅导班和课外作业“抢走”的情况。究竟该从何处着手,才能更好地解决“校内减负校外补”的尴尬?

  这个寒假教育部门很“给力”

孩子开心:开学就减负,收到“大礼包”

  春节前,由于长春市个别学校存在假期补课等违规现象。1月20日,长春市教育局再次下发《长春市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办学行为和招生行为的规定》并召开新闻发布会,重申各项纪律要求。次日,省教育厅下发《关于寒假期间禁止中小学校组织学生集体补课的紧急通知》,要求对办班补课并收取费用的,学校校长就地免职,并将收取的费用全额退还给学生。

新学期伊始,不少学生发现,迎接他们的是学校送上的“减负礼包”。

  两道通知下发后,存在违规现象的学校立即终止违规行为。因而有网友发帖称赞:“省教育厅和长春市教育局真给力。”还有网友认为,这个寒假将成为长春市中小学生的“低压”假期。但并非所有人都这样乐观,仍有人担心,学校放假后,学生将被推向社会补习机构,这些教学质量参差不齐的“课后班”,将给孩子和家长带来更多压力。

3月1日早上,记者在长春市春城学校门口看到,老师在给学生们发“开学红包”,里面写着“免写一次作业”“自由换一次同桌”“睡一次懒觉”等“福利”。

  /网帖曝光/

刚开学,上海市教委就给全市中小学生送上定心丸——开学两周内不得组织纸笔测试,学校要帮助学生摆脱“假期综合征”,培养学生良好心态。

  学校放假 火了“课后班”

南昌市要求小学低年级不布置书面作业,严控高年级作业量,小学老师不得通过微信、QQ等方式留作业,停用、卸载增加学生课业负担的App。

  这样的忧虑并非杞人忧天,与学校的冷清相比,春节前后各种社会培训机构的确火爆。近日,记者在人民广场附近一培训学校看到,一间约20平方米的房间内挤满前来咨询、报名的10多位家长、孩子。该校寒假课程表显示,每天上午8点到下午6点,从小学二年级到高中各年级都安排有语文、英语、数学等补习课程,时间被排得满满当当。“我们这设了10个班,每班20-30人。”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春节前,他们的招生人数就已达到开课标准。目前,该校两个教学点已招300余人,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

www.2138a.com,长春市中小学校实行弹性作业,给孩子更多选择权。听课效果越好,写的作业就越少,以此鼓励学生重视课堂。一些小学利用“三点半课后服务”,组织学生在校完成作业,老师随堂答疑,免去了家长陪护批改作业的焦虑。

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  日前,网友“woshigongmin13”发帖说,解放大路上一家哮喘病医院后院,多家补课班,满屋子的人。

“作业少了、空闲多了”,孩子们既有对轻松开学的期待,也有从“一补到底”的假期中“逃离”的快乐。

  网友“迷迷糊糊”称,红旗街上阳光外语学校内部和其周围的民宅里,到处都有老师带学生上课,讲的都是新课。而且一些中学附近,还有不少没有执照的“课后班”。

上海某中学初二学生小唐告诉记者,他的寒假补习从放假第一天就开始,一直上到开学,只有过年休息7天,每天上课和做作业时间有五六个小时。

  /市民盼望/

2138com太阳集团,长春市某小学四年级班主任吴老师统计发现,全班假期参与校外补课的人数占了89%,其中23%的孩子上了三门以上的辅导班。

  找到给孩子“减负”的良方

“轻课内、重课外是我最担心的情况。”长春市解放大路小学教师马伟东说,她发现一些学生互相抄袭课内作业,却花更多时间在写课外练习册上。

  “爸爸,我不想补课,你为什么非要我补?”市民徐先生的儿子抱怨说,他一个学期都睡眠不足,就盼着放寒假补觉,结果先是学校推迟放假,后来学校好不容易放假了,又被爸爸送进培训班里补习数学。原本学校老师布置的寒假作业就不少,现在还得做“课后班”的作业,比平时上学还要忙,难道这个寒假就不能让他歇会儿吗?

这种“课内五分钟,课外十年功”的怪象,让学生减负的获得感就像“龙卷风”,来得快去得也快。

  听了儿子抱怨,市民徐先生也很无奈, 虽然教育部门多次提出为学生“减负”,可各类培训班愈演愈烈。徐先生说,他的孩子上初一,成绩一般,见身边不少家长让孩子到培训班补习,如果他不让孩子去,成绩可能就不如其他孩子。像徐先生这样的想法并非少数,采访中很多家长表示:“做父母的,不希望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因此,市民徐先生在向本报倾诉孩子的遭遇时,同时希望能找出彻底为孩子“减负”的好办法。

家长忧心:怕孩子掉队,学生负担“反复发作”

  /委员声音/

记者采访发现,学校减掉的负担为学生参加辅导班腾出了空间,宝贵的课余时间成了一些培训机构“围猎”的目标,“校内减负,校外补”成了开学季较为普遍的现象。

  将高中纳入到义务教育阶段

南昌市邮政路小学副校长胡中玉说,学校严格按照教学大纲教学,而一些知名民办学校的“小升初”考试主要考奥数和英语,知识量远超教学大纲。为了让孩子通过考试,一些家长不淡定了,给孩子报各类辅导班。

  “减负”不仅是家长们,更是“两会”委员和代表关注的问题,政协委员杜爱群深有感触,他说,他的孩子正在上高中,每天睡眠不足,而且从初中开始,孩子的世界里只有学习,没有丝毫童年乐趣。

“家访中,很多家长都说别的孩子在上辅导班,我们不上怕跟不上。”南昌市站前路小学云飞路校区教师甘密说,有的家长完全不考虑孩子的基础,语文、数学、英语等辅导班一股脑先报上再说。

  杜爱群认为,“减负”是一个系统工程,首先要做到“一刀切”,因为在现有高考制度下,强令某一类学校或某一地区学校进行“减负”,无疑是让其在学生成绩上输给其他地区,所以要“减负”,至少要做到一个省区内统一标准、统一行动。其次是将高中纳入到义务教育阶段并废除中考,这样12年制的普及教育会让孩子们再无考试压力,轻松些。而最根本的还是需要高考制度配合素质教育改革,“高考不变,减负也不太容易。”

“学围棋逻辑强”“学音乐开发思维”……商家的宣传让诸多兴趣班也蒙上功利阴影,而兴趣班组织学生参加各种考级、考证,为综合素质评价“争分”,则让兴趣课程也成了应试项目,变得索然无味。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不少家长盲目跟风报班,以至于一些孩子的兴趣班多达七八种,却样样都不感兴趣。“为国画考级,被逼每天画几个小时,连学美术都是负担!”长春市一名正在备考的小学生表示。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吴遵民表示,部分校外培训机构宣传营造“鸡血”教育环境,如强化应试提分、题海战术,超前超纲教学。不少家长急功近利,不从孩子自身实际出发,盲听盲信课外“加压”等。但究其根本,还是“分数至上”导向没有得到根本扭转,多元评价体系尚未完全建立。

专家交心:与其孩子多补课,不如家长先学习

为了真正实现减负,一些学校在开学期间举办家长大课堂,从心理上缓解家长焦虑。

正值开学,记者在长春市明德小学家长培训会上看到,家长们围着主讲人,咨询开学该做哪些准备。

明德小学副校长林可表示,学校教育是按照孩子的发展规律、根据学生的接受能力安排课程,家长应学会做“智慧家长”,重视孩子的课内学习,打好基础再拓展课外。

吉林省家庭教育研究会会长孙健在网络电台直播了上百期家庭教育公益课程,近日他接到了大量家长咨询:“学校减负,孩子大把的课余时间怎么办?”甚至出现了“谁减负谁吃亏”的抱怨。家长咨询最多的是“什么手段能让孩子学习好”,却忽视了教育理念的学习。“与其让孩子补课,不如家长先学习。”孙健说,建议政府、学校及媒体为家长多开设公益培训。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杨东平认为,各地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取得了一定成效,今后需加强对校外培训机构教育行为过程的规范,检查并遏制其“抢跑”、超前教学的不当行为。要组建专门监管队伍,形成校外培训市场综合执法力量,通过协同合力,弥补教育执法力量的不足。

“从长远看,减缓义务教育阶段的升学竞争,应深化高中阶段的教育改革,适时提出高中教育均衡发展和多样化发展的目标,深入改革考试评价制度,构建一种低竞争、低控制、低评价的新教育生态。”杨东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