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在即,经过一场场复杂的学区划分和“择校”程序,或在忐忑不安中等待电脑派位、日益走偏的“小升初”,正在成为很多孩子无法承受之痛。孩子丧失对自己的掌控,容易变得被动,产生无助感。

  在中国准备“小升初”,一个最关键的因素是考试。在美国,则没有考试的因素。我不是说面临升学的孩子完全不考试。比如,麻省和大多数州一样,有州一级的统一考试,以检测教学效果。女儿从三年级就开始参加这种考试。但是,这是每年的例行公事,和升学无关,更不会因为升学增加若干考试项目。从我这个家长的眼睛观察,美国的学校更多考虑的是孩子如何适应升学所带来的环境变化的问题,并为之进行精心的准备。

“孩子小升初,我借了50万!”为读重点中学这样做值得吗?

  对孩子来说,“小升初”是人生的一个新的变化,心理需要慢慢适应。与忙于“择校”相比,家长更应该关注孩子的心理变化,引领孩子在变化中坚定对未来人生的信心。家长必须首先超越“一心一意必须上名校”的心理“坎儿”——

  美国的大学乃至高中,都有隆重的毕业典礼,大家穿袍戴帽,致辞欢呼,标记着人生的里程碑。“小升初”则没有这些。学校让家长们选择孩子从小到大几幅经典照片,让孩子写下自己的兴趣、志向、喜欢的课程、音乐、电影、以及美好回忆等等个人信息,然后编成纪念册印发。全毕业班的同学还聚集在大礼堂,通过幻灯片一起分享这些照片。所有这一切,是为了让每个孩子感到自己到目前为止的生活是多么“辉煌”、是多么让所有的人珍视。建立起这种生活的信心,孩子对未来环境的变化才更好适应。

暑假期间,人们既讨论着高考,也在讨论着“小升初”。很多人认为,如果“小升初”这一关没把控好,不仅会影响孩子以后会读什么样的中学,还会间接影响孩子的高考。

  帮孩子选择合适的学校

  美国的“小升初”对许多孩子而言确实是个不小的变化。一般美国的学区总是高中少,初中多些,小学最多。我们原来住的镇四万多人,在这方面非常典型:一个高中,一个初中,五个小学。这意味着小学多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朋友泡在一起,关系亲密融洽。“小升初”时,几个小学的孩子都集中在一个初中,学校的规模一夜之间翻了几倍,相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来,更多的是陌生人。另外,小学生受到的照顾比较多,不能独立行动,受到成人全天候的监护。到了初中高年级则“自由”了。五年级的孩子在小学里是“老大”,进入初中这一“大世界”中,一下子成为“老小”,心理压力很大。小学的孩子多喜欢“卖小”,以赢得家长和老师的注意;初中的孩子则要“充大”,以对付同伴的压力。另外,欺负人的问题在中学开始大量出现,恋爱也渐渐开始,学业越来越动真格儿的了⋯⋯总之,对于有些孩子,压力是铺天盖地而来的。

而“小升初”,比高考更揪心。因为高考有多次参与的机会,“小升初”却只有一次机会。

  案例:南京学生小胡小学成绩平平,父母为了学区,特意从江宁的家迁回了以前在鼓楼区的老房子里。为了能分配进好班级,父母到处托熟人找关系,最后通过一番努力,交了不少赞助费进了鼓楼区一家重点初中实验班。

  我们在女儿“小升初”前一年搬家“择校”,到了农村一个不足六千人的小镇定居。因为地方小,全镇就一个小学,一个初中和高中组成的中学。也就是说,孩子“小升初”没有那种和几个小学的孩子汇合到大中学的“震撼”,不过是过了条马路,到对面更大的建筑里上学而已。从小学的一年级到高中的十二年级,一个年级稳定在一百人左右,孩子们很容易彼此相识。即使如此,在五年级下半学期,学校还是为孩子进行环境转换的准备,最重要的是组织学生到中学参观,和中学的师生见面,并听取对中学的课程、课外活动等方方面面的介绍。

图片 1

  然而,对于即将到来的新环境,小胡显得很不适应。小胡透露,自己成绩一般却被安排进实验班,面对未来的激烈竞争,他显得紧张不安。而小胡的家长则认为孩子没出息,能进入实验班已经费了他们很大一番心力,孩子毫无信心的反应让他们觉得十分恼火。

  女儿告诉我,她在那里看到中学生乐队的排练,自己跃跃欲试。而她们一队吵吵嚷嚷的小学生还闯入一间正在进行西班牙语考试的教室,导致考试临时中断。经过这样的“到此一游”后,特别是和中学的大孩子接触以后,孩子们对新环境不再感到陌生,信心强了许多。

可能有人会觉得,我国是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升初中是不需要参加升学考试的,免试就近入学,何来揪心?有这样想法的人们,一定还没有到为孩子“小升初”操心的时候,如果他们的孩子正好在五六年级,心态肯定没有这么轻松。当然,那些学区很好的家庭就无所谓了。

  建议:有的家长,不顾孩子的实际情况,一味要求子女上最好的中学,以为这样孩子才能更有出息。其实,孩子读书学习的目的,不只是获得好成绩,考上好学校。最重要的是通过学习的过程,激发起孩子学习的兴趣和动机,并寻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父母应关心的是子女是否有读书学习的兴趣和动机,协助子女逐渐掌握学习的方法,为孩子创设丰富多彩的课余生活。

  不仅如此,女儿在毕业前还接到老师分派的任务:向前来参观的幼儿园的孩子们介绍自己的小学。也就是说,在她自己进行环境转换的过程中,要帮助更小的孩子们适应他们的环境转换。这一下子增加了她的责任感,觉得自己长大了,觉得自己面临的转换将带来成长的喜悦。她一位同班同学特别迫不及待地希望赶快升入中学。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对人们总把我当个婴幼儿看待已经不耐烦了。”他渴望着到中学去当“大人”。

作为孩子整个学业过程中重要的一个节点,“小升初”给家长们带来诸多焦虑。早前在没有实行“就近入学”时,家长们担心孩子的考试成绩,花大价钱给孩子请“名师”辅导。如今实行了“就近入学”,很多孩子就算学习成绩很棒,也受限与学区等客观因素而失去进入重点中学就读的机会,家长仍然很焦心。

  小升初是孩子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家长的事情,父母万万不要强求孩子服从家长的意愿。家长与孩子一起讨论,帮助孩子了解自身的特点,了解可能上的各个中学的特点,最终由孩子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学校,而不是最“好”的学校。父母这样做,会增强孩子对自己生活的掌控感,上中学后更积极主动。

  女儿在美国“小升初”的正式经验,大体就这么多,和顺次升级几乎无异。学校强调的是,把环境转换给孩子带来的心理焦虑降低到最低程度。在这平淡无奇的程序背后的教育哲学,和中国有着惊人的不同。中国的教育是以学校为中心,“小升初”要考试,要家长幕后运作,经过复杂的“择校”,最后才能安顿下来。在这种环境下,孩子被督促做各种努力以达到大人的要求,然后等着被大人选择,甚至会感到生活中有许多不可逾越的门槛,进而丧失了对自己生活的把握,容易变得被动,产生无助感。美国的“小升初”,则是完全以孩子为中心,孩子们感到自己被关心、被鼓励、看得清未来生活道路上的路标,于是比较有信心,生活和学习态度比较主动。

前段时间,一位孩子即将升入六年级的家长抱怨自己当初买房没有考虑学区的问题,由于周边没有什么“好中学”,这位家长只得又买了一所重点中学的学区房,为此还借了一大笔钱。“孩子小升初,我借了50万”,这位家长无奈地说,“为了让孩子能享受到好的教育,砸锅卖铁也得拼”。

  帮孩子建立对未来的信心

  女儿在这些过程中,总是变得越来越喜欢学校。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小升初”的择校战和考试,对孩子最大的心理伤害恐怕就是让他们感到自己的生活要听任他人安排。一旦有了这种感觉,孩子就可能丧失主动性和创造力。他们中许多人恐怕在十几年后甚至整个生命中,都无法走出“小升初”的阴影。

图片 2

  案例:南京学生小朱正值小升初,成绩全优,户口所在学区也是一所质量较好的初中。结果由于产权不统一,没被录取,而被调剂到一所教学水平一般的初中。家长对录取结果十分不满,甚至找上了教育部门和学校理论,但最后无果。

  (文/薛涌 作者为美国萨福克大学学者)

在“小升初”这件事上,买学区房是非常普遍的做法。而随着学区房价格的整体上扬,越来越多的人没有能力通过这个途径实现“把孩子送进重点中学”的目标。同样,进入知名民办初中,也需要花费不菲的开销,甚至还要参加学校特设的“选拔性”面试,竞争压力不输公办重点中学。

  小朱对这所新学校充满了敌意,对自己的未来也没有了期待。而父母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看法,“你看看,这个学校就是不行,孩子要是能进好学校,肯定不是这样!”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另外,不少地区正在陆续取消或缩减“小升初”特长生招录计划,通过某种策略为孩子赢得艺术、科学或体育等方面的荣誉,以便进入重点中学的做法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建议:孩子从小学进入中学,首先就要面临很多的适应问题——不仅是全新的学校环境,而且是全新的人际环境。新学校的环境、学校的规章制度、学校的节奏,凡此种种,都会影响到孩子的心理状态和学习的积极性。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高考,再怎么说,自身具备强劲的实力就可以扭转乾坤,而“小升初”,很多时候与学生能力无关,而与家长的财力等因素有很大关系。不少普通家庭感觉在“小升初”这件事上手足无措、无能为力,他们只能“听天由命”地等待安排。特别是当他们看到孩子的部分同学在父母帮助下,进入好中学时,内心更加失落。“小升初”比高考更揪心,很大的原因就是家长深感力不能支。对命运束手无策,是人生中莫大的悲哀。

  而对于那些没能上心仪学校的孩子,家长更应该帮助孩子了解现在的学校,让孩子喜欢自己的学校。如果孩子不认同他所在的学校,不爱学校,也就不会爱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这不利于孩子的心理成长、不利于孩子愉快地学习。孩子对新的环境怀有美好的憧憬和期待,就会主动容纳和接受新的环境。

图片 3

  帮孩子适应中学新变化

那些因学区问题失去进入公办优质中学就读机会的家长们,大多会为孩子选择一所口碑和教学质量都很不错的民办初中。民办初中每年数万元学费虽然很昂贵,但相对于学区房来说,算得上“非常便宜”。

  小学生多喜欢“卖小”,以赢得家长和老师的注意;初中的孩子则要“充大”,以对付同伴的压力。总之,对于升入初中的孩子,压力是铺天盖地而来的。

不过,知名民办中学通常在入学上都会有把关,它们为了筛选优质生源,会制定一些考核标准,然后根据考核标准对报名的学生进行面试或笔试,再择优录取。如果想在这种的考核中取胜,必须要对孩子的学习行为进行更加严格的管理。有些孩子进入六年级,甚至四五年级,就被要求不能再玩游戏或进行其他给学习带来负面影响的娱乐活动。同时,家长会强化训练孩子的自主学习的能力。这让不少孩子感到不适应,而五六年级的孩子正好有了“叛逆”的苗头,他们对父母的这种行为有抵触情绪,有些还跟父母产生对抗。

  这时期的孩子开始变得越来越关注他人的观点,更加在乎别人是否以积极的方式看待自己,这都会影响到孩子自尊水平的高低。父母应更加关注孩子好的、进步的方面,并给予肯定的评价。对孩子不好的方面也会和孩子探讨,积极找出改进的途径。挑剔、爱批评的父母往往只注意到事件的消极方面,比如孩子被分配到父母认为“不好的学校”,经常在孩子面前抱怨学校多么多么不好,孩子就会更加焦虑,自尊水平比较低并且情绪不稳定,让孩子没有心情学习。

父母觉得自己为了孩子的学习付出了所有,孩子却不领情、不合作,这更加深了父母的焦虑。因此,家长的揪心不仅仅体现在为孩子择校上,还体现在孩子的不理解上。

  从小学升入初中,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由于自身生理、心理上的明显变化以及孩子本身对诸多变化的不适应,家长、学校都必须关注孩子的这种变化,帮助他们顺利进入青春的起跑线。以孩子为中心,让孩子感受到自己有主动权,被父母关心和欣赏,这样的孩子更有信心,上中学后生活和学习态度更主动,也会越来越喜欢学校。父母像这样早有意识、早做准备,不仅能尽早帮助孩子走出“小升初”的心理阴影,而且有利于孩子顺利适应中学以及未来的生活。

图片 4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有些孩子选择与父母不合作则是父母在择校上没有征询过他的意见。父母的独断专横让孩子反感,导致其产生发自内心的抗拒情绪。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曾有一位父亲因“小升初”择校的事情,与孩子产生了巨大矛盾。这个孩子当初打算跟自己小学阶段的一位好友去同一所初中读书,他们相互做了承诺。结果父亲却把孩子送到了当地一所比较知名的民办中学就读,孩子觉得父亲伤害了他,还让他兑现不了承诺,所以非常不痛快,并由此产生的心结。为了抵制父亲的做法,初一刚开学,这个孩子就故意制造事端,给学校管理带来了许多麻烦。最后通过学校和家长的通力合作,才慢慢化解了孩子的心结。

“尽一切努力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家长们正是在这种思维下产生了众多焦虑。只要这种思维不改变,无论“小升初”政策如何调整,都会让家长揪心不已。毕竟优质教育资源永远是稀缺的。

相关文章